<ins id="bfkfm"></ins>

    <wbr id="bfkfm"><table id="bfkfm"></table></wbr>
      <video id="bfkfm"></video>

    <ins id="bfkfm"></ins>

    <source id="bfkfm"><ins id="bfkfm"></ins></source>

      兩高發布司法解釋:嚴懲考試作弊犯罪,最高可判7年

      新聞來源:央視網新聞瀏覽次數:0日期時間:2019-09-23 00:00:00

          央視網消息:昨天(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在高考、研究生考試以及司法考試等4大類“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嚴厲懲治考試作弊犯罪。

          根據刑法規定,組織考試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和代替考試罪的適用范圍是“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解釋第一條主要明確了哪些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解釋》第一條規定“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是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的法律所規定的考試。

          明確高考等4類考試作弊屬犯罪

          這次解釋明確了下列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1)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人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2)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3)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國家教師資格考試、注冊會計師全國統一考試、會計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資產評估師資格考試、醫師資格考試、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注冊建筑師考試、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等專業技術資格考試;(4)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組織的國家考試。

          在此基礎上,《解釋》第一條第三款進一步規定前述規定的考試涉及的特殊類型招生、特殊技能測試、面試等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刑法》:作弊“情節嚴重”處罰更重

          根據刑法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或者為他人實施組織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其他幫助的,即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那么哪些行為屬于情節嚴重呢?昨天發布的司法解釋,還專門對情節嚴重的情形進行了明確。

          解釋明確,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社會關注度高、影響大、涉及面廣。在這三類考試中組織作弊的直接規定為“情節嚴重”。

          解釋將因作弊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明確規定為“情節嚴重”。最高法有關負責人介紹,有些考試作弊犯罪案件是考試工作人員作案,特別是在考前作弊案件中往往能見到“內鬼”參與的“影子”,行為人在考前通過賄買特定知悉人員等方式非法獲取考試試題、答案,而后實施組織考試作弊。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考試工作人員違背所承擔的職責組織考試作弊,主觀惡性更大,故《解釋》將其規定為“情節嚴重”。組織考生跨省、自治區、直轄市作弊的,危害十分嚴重,故《解釋》將其規定為“情節嚴重”。

          《解釋》將多次組織考試作弊,組織三十人次以上作弊,以及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規定為“情節嚴重”。最高法有關負責人介紹,根據所涉考試的不同,組織考試作弊或者提供作弊器材等幫助的違法所得數額相差較大。

          基于嚴厲懲治組織考試作弊犯罪的考慮,《解釋》將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規定為“情節嚴重”。

          哪些器材屬于“作弊器材”

          根據刑法規定,組織考試作弊罪涉及為他人實施組織考試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的情形。那么究竟“作弊器材”怎么認定呢?來看看《司法解釋》中怎么規定的。

          司法解釋規定:“具有避開或者突破考場防范作弊的安全管理措施,獲取、記錄、傳遞、接收、存儲考試試題、答案等功能的程序、工具,以及專門設計用于作弊的程序、工具,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據此,通過偽裝以規避考場檢查并可以發送、接收考試試題、答案的紐扣式數碼相機、眼鏡式密拍設備等,均可以認定為“作弊器材”。

          在此基礎上,為統一作弊器材的認定程序,《解釋》第三條第二款進一步規定:“對于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難以確定的,依據省級以上公安機關或者考試主管部門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涉及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偽基站’等器材的,依照相關規定作出認定。”

          考試開始前被查處的作弊如何認定

          此外,從實踐來看,組織考試作弊的案件不少在考試開始之前即被查處,此種情形之下組織考試作弊的目的未能實現,究竟應當認定為犯罪既遂還是未遂?此次司法解釋進行了明確。

          最高法有關負責人介紹,組織考試作弊罪的構成要件行為是組織作弊以及為他人實施組織考試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只要組織考試作弊的行為已經實際嚴重危害到考試秩序,即應當認定為犯罪既遂,作弊目的是否實現不應當影響犯罪既遂的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為統一法律適用,依法嚴懲組織考試作弊犯罪,《解釋》第四條對相關問題作出了明確。考試作弊,在考試開始之前被查獲,但已經非法獲取考試試題、答案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擾亂考試秩序情形的,應當認定為組織考試作弊罪既遂。

          非法提供試題處三年以上刑罰

          解釋對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也設有兩檔法定刑。其中,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解釋》第六條規定:“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試題不完整或者答案與標準答案不完全一致的,不影響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的認定。”

          明確代替考試犯罪的處理規則

          刑法規定,代替他人或者讓他人代替自己參加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構成代替考試罪,處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最高法有關負責人介紹,為考慮到替考的情況、情節存在差異,所涉考試的類型有所不同,為體現貫徹彰顯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促使代替考試的行為人悔過自新,對確有悔罪表現的,可依法宣告緩刑。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解釋》第七條第二款專門規定:“對于行為人犯罪情節較輕,確有悔罪表現,綜合考慮行為人替考情況以及考試類型等因素,認為符合緩刑適用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解釋還明確了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以外的其他考試中實施考試作弊犯罪的處理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解釋第十條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以外的其他考試中,組織作弊,為他人組織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符合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非法生產、銷售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構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5影视大全网